八戒中文网 > 科幻灵异 > 修真四万年 > 番外之四 章鱼女孩 一 巨兽
????浩瀚星海,元始族,崛起纪元。

????没人知道这头巨兽究竟有多么庞大。

????因为没有人、星空异族或者小行星能令它彻底舒展开自己全部的触手,那上万条布满了褶皱,沟壑,吸盘和神经突触的触手。

????光是它用来吞噬晶石,消化灵能和进行四维空间跳跃的躯干,直径就超过上千公里,像是一颗硕大无朋的星球。

????而这样的它,尚且处在幼年期,还在一刻不停地急剧膨胀当中。

????很久以来——自从名为“元始族”的灵长类碳基智慧生命寄居在它身上以来,这些微生物一样的小生命也的确把它当成一颗特殊的星球来看待。

????有那么一段时间,他们还称呼它为“章鱼妈妈”,甚至用星舰残骸和冶炼的废渣,在它的沟壑和褶皱之内建立了很多祭坛和神庙,编织各种独特的舞蹈、吟唱和歌谣来赞美它,膜拜它,向它祈祷,祈求它能赐给他们生存的希望,丰饶的家园,以及他们想要的一切。

????当然,这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,久到绝大部分人类——元始族都忘记了“章鱼妈妈”和那些可笑的舞蹈,鬼扯的祈祷词,以及那段卑微、黯淡、动荡的岁月。

????而它也不是最初那只“章鱼妈妈”,而是“章鱼妈妈”在上一次“爆灭”之后,幸存下来的几条触手之一,慢慢成长起来的新一代。

????但它依旧通过玄妙无比,元始族无法理解的方式,拥有上一代“章鱼妈妈”的记忆,并且怀念那段美好的日子——那时候,所有元始族都膜拜它,簇拥在它周围,发自内心和它进行着脑电波的交流,他们的脑电波就像是一朵朵清香扑鼻又五彩斑斓的花束,是它漫长生命中见到过最有意思的东西。

????好在,它和元始族对时间流速的感知不同,那些鲜明的记忆,宛若发生在昨日,只要它愿意,完全可以沉溺在记忆中,沉溺在那一副副色彩斑斓,如颜料漩涡般的美梦中,十年,一百年,五百年一千年都不苏醒。

????但现在不行。

????现在还要听佩佩讲故事。

????佩佩是个很可爱,很爱笑的女孩子,个头矮矮的,头发卷卷的,鼻子上长满了雀斑,喜欢光着脚在它的褶皱里踩来踩去,发出银铃般的笑声。

????虽然这么想很奇怪——毕竟,作为一头算上触手直径超过数万公里的庞然大物,那些寄生在它身上的元始族就像是益生菌和微生物,一个微生物又怎么会“可爱”呢?

????不过,它的种族原本就很少会“想”,成为一头喜欢思考的虚空猎手已经很奇怪了,无论再冒出什么稀奇古怪的想法,也没什么关系吧?

????佩佩来了。

????以它缓慢如蜗牛的神经传递信息速度以及粗糙和迟钝的感知,其实不太看得清元始族这种小生命的动作,蹦蹦跳跳的佩佩和在水里浮游的微生物并没有太大区别。

????但它可以感知到佩佩的脑电波,佩佩的脑电波如花蕾般含苞待放,让它想到了很久以前,它的母体甚至母体的母体,曾经见过好几次的超新星爆发,那么绚烂,那么美丽,简直是——用元始族的话来说——叫人“心花怒放”。

????“山努亚,山努亚,你知道这是什么吗?”

????佩佩欢呼雀跃,跳进了它的思维褶皱里,女孩儿原本蜷曲的长发一根根舒展开来,绽放出规律的光芒,轻轻刺入了它的思维褶皱,很快就完成了脑电波同步,她手里挥舞着一根白白的东西,对它道,“这是‘笛子’,是很久很久以前,我们的祖先还在地球上时发明的乐器,你知道乐器是什么吧,上次我和你说过,乐器能用来吹奏很好听的音乐,比我讲故事还要好听。

????“至于这根笛子,是我们城邦的勇士去‘天澜星’考察时,狩猎的一种灵兽的小腿骨做的,吹起来时,能听到‘天澜星’上的风声,呜呜呜,呜呜呜,很好听,是吧?”

????它并不觉得风声很好听。

????事实上,它很少能听到风声。

????作为虚空猎手一族的成员,它和母体还有别的家族成员们实在太庞大了,庞大到很少能降落到拥有大气层的可居住星球内部。

????没有大气层,就很少能听到风的呼啸、呜咽和低吟。

????但它可以想象。

????当它进行四维空间跳跃时,的确有一种特殊的能量,会在它的神经和细胞之间冲刷、碰撞和激荡,带给它一种非常古怪的感觉,几乎是元始族栖居到它身上之前,它能感受到最舒服的感觉。

????“很好听。”

????它对女孩儿小小撒了个谎,接着道,“不过,我还是更喜欢听你讲故事,佩佩,我们继续昨天的故事,再给我讲讲《一千零一夜》吧?”

????“好啊!”

????佩佩笑起来,又瞪大眼睛,有些困惑地说,“不过,山努亚,你都不会听厌的吗,这个故事我已经讲了三遍了,在我之前,应该也有很多‘造梦师’都向你讲过这个故事,甚至是很久以前,你还没有诞生,你的母体还没有‘爆灭’时,应该也听过无数次《一千零一夜》的故事吧?”

????“那不一样。”

????它说,“同样是《一千零一夜》,我只喜欢听你给我讲。”

????“为什么?”

????女孩儿的眼眸很亮,仿佛可以映照出宇宙深处的一万颗星星。

????“感觉,很难和你解释。”

????它想了想,说,“我觉得以前那些造梦师都都不怎么喜欢我,甚至害怕我,他们其实并不喜欢给我讲故事,只是在完成工作,他们内心怕得要死又恨得要死,但是没办法,好像有人逼着他们给我讲故事,真是的,我又不稀罕。

????“但是你不同,佩佩,你是真心喜欢给我讲故事,对吗?”

????“当然啦!”

????女孩儿笑着说,“我天生就喜欢给大家讲故事,特别是喜欢给山努亚讲故事——因为爸爸,哥哥还有城邦里的所有人,每天都有忙不完的工作要做,采矿啦,造船啦,狩猎啦,修炼啦,老是对我说,‘去去去,佩佩,到旁边自己玩去’,根本不愿意听我讲故事,只有山努亚你最好了,从来不会对我说‘去去去’,你是最棒的听众,我最喜欢给你讲故事!”